《续南明》 正文

  1. 首页 /
  2. /
  3. 续南明 /
  4. 《续南明》 正文 第189章 疯狂
请记住我们:【www.bxwxw.org】    余者四门猎鹰炮也打中流贼人群,官道上一片惊叫。 更新最快


    突遭打击,特别被攻击的主要还是前方十队的五百精骑,这些可都是精锐,这千人马队核心的核心,他们装备好,待遇好,能力强悍,每个人至少都拥有马上劈砍的能力。


    他们才能称得上是“骑兵”,基本都是老营,有些人甚至还会骑射,各方面都非常出众,可不单单只是马术娴熟。


    猛然这些核心力量就遭遇了沉重的打击。


    他们汹涌从官道过来,侧面对着壕沟,人太多了,要抢赶过河,还拥挤在一团,就给壕沟内的两排铳手提供了非常良好的靶子。


    每排铳兵百人打去,五十步距离,就算流贼汹涌过来速度快,基本也都有六七成的命中率,不论打中人还是马,大部分都有打中目标。


    两排铳兵二百人一打,加上五门猎鹰炮轰击,这流贼当场中弹落马的人数就不会下于一百四五十人。


    五百精骑,猛然损失就近乎达到了三成。


    更悲惨的是,他们很多首领被当场打死,混乱中众贼嚎叫,已然失去了建制指挥。


    这还没有完,两阵排铳一打,官道上的流贼惊恐混乱,杨河在山坡上看得亲切,看铳兵们再次装填好定装纸筒弹药,就下令再次射击,再打两阵的排铳。


    此时刚过去十几秒,这个时间对混乱的流贼只是瞬间,但对潜藏壕沟内的后膛铳兵来说,已足以再次装填好致命的子药。


    他们的速度,训练时一分钟可以打十发左右,战时各种影响估计打五六发,但最快的五六秒再次装填完毕,最慢的十秒钟也可以完成,这速度惊人的快。


    换成前膛枪,精锐火绳枪兵平时训练每分钟可两发,但换到战场上,平均每分钟只一发左右,普通士卒更需要二三分钟,还可以趴着蹲着装填,这速度便利,真是无法形容。


    虽牺牲一些射程,但换来这个速度便利,杨河认为非常值得。


    谢君友嚎叫的站起来,虽然被打个措手不及,但他毕竟打老仗了,尸山血海爬出来的人物,很快反应过来。


    他猛的揪过身旁一个满脸是血的贼将,咆哮道:“钱哨头,你立刻招集兄弟,从这山的正面攻上去。官兵伏军就在五十六步外,他们有两排鸟铳,但都打完了,再次打射至少六十息。你们什么都不要管,只管冲,二十息内,就可以冲到他们面前!”


    他又揪过另一个喊叫的贼将,给他两个嘴巴让他清醒,喝道:“吴哨头,你带人从侧翼攻打,从那右翼抄上去。还有你,刘哨总,你到马队后面,让那些马兵也从左翼抄上去。告诉那些厮养,谁敢杀敌的,全部选为步卒马军……”


    他展现出了素质,虽然官道上惊叫混乱,很多建制失去,但他仍立时找到可用军官,各种战术指挥,也是信手拈来。


    他也看得很清楚,官道上无遮无掩,杂草更不能遮蔽铳子,唯一机会,就是攻上去。


    这两年他们还骄横惯了,多少朝廷的名将重臣死在他们手中,遇到区区乡勇,岂有不战之理?而且己方虽死一些人,但连上厮养什么,至少还有一千六百多人,更不可能退缩。


    几个贼目也是咆哮应命,他们也反应过来了,己方虽然损失惨重,但主力还在,特别都是精锐,就算用残余的兵力,对付那些敢埋伏的乡勇社兵,仍然绰绰有余。


    吴哨头更是咆哮道:“兄弟们,都随咱老子抄上去,妈妈个毛,这些睢宁贼吃了熊心豹子胆了……”


    就在这时,猛然山坡上又响起尖利的天鹅声音!


    谢君友毛骨悚然,不可思议,这些乡勇竟有这么多铳手,还是……他脑海中就闪过孙有驴的哭诉声:“……他们的铳,可以从屁股后装填……他一声不响的,最后打了俺们七阵排铳,兄弟们惨不忍睹啊……”
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过,山坡上又爆出猛烈的连线火光,滚滚烟龙腾起,伴着响亮的齐射声。


    官道上的流贼又齐刷刷的扑倒一大片,人马的惊叫嘶鸣更多,众人早已停下,这拥挤着,在排铳的轰打下,死伤的人员更多。


    到处是声嘶力竭的惨叫,刘哨总就在谢君友眼前一个踉跄,却是左臂中了一弹,他也硬气,强忍着不出声,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就滚滚的掉落下来。


    这阵铳声刚停,山坡上又响起尖利的天鹅声音,然后又是一阵猛烈的排铳齐射。
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
    官道上的流贼又是大片扑倒在地,死者伤者身上流出的血,已经染红了官道的烂泥,两边的密实野草,余下的精骑们,或本能的竖起盾牌,或取出弓箭,往烟雾的腾起处拼命射箭。


    “轰!”


    山坡上一声巨响,一道长长的烟雾腾出,然后凄厉的炮子呼啸,电光石火间根本让人反应不过来,十两重的铅丸咆哮过来,就在谢君友面前打开一片血雾。


    吴哨头被打个正着,解体成了碎肉,纷纷扬扬的血雨,就洒了谢君友满脸满身。


    却是那门二号火炮又开了一炮,佛朗机发射速度还是快的,炮手如果训练有素,前三炮射击总费时不到二十秒,新安庄的炮手虽算不上精熟,但也可以紧跟在铳手的后面。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孙有驴等人滚在马下,就听天鹅声后,接连响了两阵排铳,然后前方的精骑死伤惨重,个个嚎叫混乱。


    孙有驴反感觉痛快,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


    看身旁马兵个个惊惧,所有人拼命勒住马缰,免得冲撞上去,一片马匹的“唏律”声。


    然后很多人就下马,个个取出自己的兵器。


    这些马兵虽都会骑马,很多人还跑得快,但基本没有马上劈砍的能力,等若“龙骑兵”,也就是骑在马上的步兵,遇事的第一反应,也都是下马备战。


    不过孙有驴左顾右盼,只是寻找逃跑的路线与机会。


    然后这边的马兵焦急的等待,只是迟迟没有等到前方传下的命令,很快山坡上第三阵、第四阵排枪又开始了。


    前方的精骑更混乱不堪,更惨的是,山坡的铳手,还将部分目标放在后面的马兵上。


    两阵排铳,都有部分铳子击中后面慌乱的“龙骑兵”,甚至孙有驴这队的哨总,他一声惨叫,保护自己的盾牌破了一个洞,然后他胸口溅出一股血雾,就踉跄摔在孙有驴的面前。


    看他双目圆睁的样子,“驴爷”心下更是哆嗦,他也算是经历过的人,知道那些新安庄贼子一开始,就是没完。


    又见马兵们也陷入混乱,特别一些中弹的马匹横冲直闯,引得众人一阵阵骚乱,他再不犹豫,将那哨总的战马一牵,身旁的几个老匪,也是机灵的各牵失去主人的马匹,就往官道的右面跑去。


    他们久居淮北,对如何闪避这边的沼泽地、洼塘地,还是很有经验的。


    这边看起来地形危险,但没有新安庄贼子,“驴爷”等人反认为更安全。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“杀上去!”


    流贼开始疯狂的攻山,在谢君友的命令下,钱哨头带了一些精骑,协同一些马兵正面突击。吴哨头被打成碎肉,就换成一个姓周的哨总,带些精骑从右翼攻击。


    余者马兵,一些悍勇的厮养,从左翼抄上去。


    当然,他们都是下马作战,山坡虽然平缓,但也颇有坑洼乱石,特别杂草密实,策马上山却不便利。好在山上伏军不远,看烟尘,也就在五六十步开外,靠腿跑,也可以很快冲到。


    他们吼叫着冲上山去,谢君友还是怀疑,这些流贼则认为山上伏了四排的鸟铳兵。


    铳子打完了,那就是烧火棍,至少百息内没有威胁。


    众贼都有把握,二三十息时间,他们就可以冲到伏军面前,然后砍瓜切菜。


    要让这些小地方的乡勇看看,什么叫流寇。


    这不是攻城,时间也很急迫,所以众贼都是精兵冲在前面,盾牌大刀,身上厚厚的棉甲。弓箭手跟随射箭掩护,他们一边行进一边抛射,弓弦声阵阵,箭矢呼啸,就往烟雾的腾起处落去。


    还有官道上的流贼弓箭手,一样高高仰起箭头,往山坡上面抛射。


    甚至一些强悍的弓箭手,还对着那边直射。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箭矢的“咻咻”声不断,山下的利箭有若暴雨射来,一阵一阵不停,盖得天空都一阵一阵阴暗。


    太阳更高升了,晒得壕沟前后阵阵燥热,管枫等人紧紧趴在壕沟内,手中的新安铳,只是瞄着山坡下嚎叫冲来的流贼们。


    他们头上箭矢的呼啸声不停,各人壕前的泥土杂草,壕沟后的斜坡上,密集的箭矢插得有如刺猬。


    有壕沟的保护,各人趴在这边,显露的目标小,远远看去,基本看不到他们的人头身影,流贼箭矢虽密,几乎对他们形不成伤害。


    当然只是几乎,毕竟流贼是覆盖性射击,箭矢的密度太大,众铳兵也不能说为了躲避箭雨就躲入壕沟内,必须一直瞄着等待命令,这就有了伤亡。


    一声惨哼,管枫身旁不远一个铳手被落下的箭矢射中左臂,立时鲜血横流,冷汗刷的下来。


    队长马祥看到,不由叫了声:“九文钱。”


    这铳兵与他交好,平日也会聚着打打马吊,因喜好打出九文钱的牌得名。


    好牌友受伤,马祥不由关心则乱,就抬高了一些头,“噗”的一声,一支箭矢呼啸过来,就射在马祥的咽喉上,血花点点,马祥的脖子就被箭镞穿透了。


    他一下向后摔倒在壕沟内,一下脸就涨得通红,口中大口的血涌出。


    他捂着脖子,滚在壕沟内只是抽搐。


    管枫心中一痛,他眼睛看着前方,仍死死持着手中的燧发新安长铳。


    然后他耳边闻听的,又是尖利的天鹅声音。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流贼又被打了两阵排铳,山坡上滚满尸体,还有声嘶力竭嚎叫的伤者,他们流出的血,将这一片的草地染红了,明年这边的杂草会更为茂盛,因为这也是磷肥。


    又两阵排铳,很多攻山的流贼不知所措,难道这边的伏兵铳手有六排?


    很多人还本能的冲上,此时铳兵在急忙装填,不过第二道壕沟内,扔出了雨点般的万人敌,这些三斤重的万人敌扔出,一直扔到二三十步外,落到流贼丛中,一个接一个猛烈的爆炸。


    烟火夹着血雾一团团爆起,甚至夹着一些撕裂的肢体碎肉横飞,那些冲来的流贼被炸得鬼哭狼嚎。


    还有五声剧烈的咆哮,五门猎鹰炮,也是转动方向,对着流贼密集处轰鸣。


    它们打的都是霰弹,长长的白烟喷出,内中夹着每门三十枚到五十枚的铅弹子,就在这二三十步距离,对着面前的流贼泼洒。


    大团的血雾狂飙,众多的流贼被打得腾飞,一些流贼甚至被狂暴的霰弹打得散碎开来。


    管枫扣动板机,一个穿着棉甲,持着大刀,神情有些麻木的魁梧流贼就是一个踉跄。


    他看着胸口,那边正滚滚流出鲜血,他感觉极度的痛苦与眩晕,被独头弹打中的感觉,比中了寻常铳子,更痛苦至少十倍。


    这流贼踉跄摇晃着,往管枫这边看了一眼,也不知在想什么,最后就向后载倒出去。


    他沉重的身体扑倒草地上,淋漓的鲜血,滚滚而流。


    然后管枫耳边又传来尖利的天鹅声音。


    ( )

上一章 回目录
  • 第189章 疯狂
  • 第188章 入觳
  • 第187章 果然来了
  • 第186章 设伏
  • 第185章 俘获
  • 第184章 抓活口
  • 第183章 当者披靡
  • 第182章 山包
  • 第181章 南下
  • 第180章 分钱
  • 第179章 双铳
  • 第178章 土桥铺
  • 第177章 我是在命令你们!
  • 第176章 戛然而止
  • 第175章 还是来了
  • 第174章 演练
  • 第173章 贼势嚣嚣
  • 第172章 三眼手铳
  • 第171章 马队
  • 第170章 加入
  • 第169章 邀请
  • 第168章 嫁不出去
  • 第167章 那场大变
  • 第166章 新安集
  • 第165章 河务同知
  • 第164章 沸扬
  • 第163章 掌嘴
  • 第162章 我雇秀才打汝
  • 第161章 不屑
  • 第160章 细雨
  • 第159章 受不了
  • 第158章 猎鹰炮
  • 第157章 周边
  • 第156章 皇权不下乡
  • 第155章 九品
  • 第154章 难民
  • 第153章 流寇
  • 第152章 画卷
  • 第151章 反响
  • 第150章 圣人降世
  • 第149章 规划
  • 第148章 调整
  • 第147章 朝霞
  • 第146章 白银
  • 第145章 窟窿
  • 第144章 惨不忍睹
  • 第143章 吾恨不能生啖其肉
  • 第142章 遭遇
  • 第141章 出兵
  • 第140章 准备出兵
  • 第139章 将威震天下
  • 第138章 余波
  • 第137章 羊山
  • 第136章 一切都明了了
  • 第135章 练总
  • 第134章 知县
  • 第133章 扩军
  • 第132章 熬硝
  • 第131章 车床
  • 第130章 标准化
  • 第129章 不值得挽留
  • 第128章 不论是谁
  • 第127章 败家子
  • 第126章 见闻
  • 第125章 风不止
  • 第124章 遇袭
  • 第123章 也配
  • 第122章 开花
  • 第121章 运河
  • 第120章 军器局
  • 第119章 办事
  • 第118章 耳光
  • 第117章 邳州
  • 第116章 库房
  • 第115章 强下
  • 第114章 硬打
  • 第113章 攻墙
  • 第112章 联军
  • 第111章 来人
  • 第110章 积蓄
  • 第109章 追杀
  • 第108章 打懵了
  • 第107章 爬梯
  • 第106章 神射手
  • 第105章 排铳
  • 第104章 架悬户
  • 第103章 来犯
  • 第102章 无援
  • 第101章 设防
  • 第100章 回禀
  • 第99章 短斧
  • 第98章 雪血
  • 第97章 废屋
  • 第96章 窥探
  • 第95章 改进
  • 第94章 铜栓
  • 第93章 各人的操练一天2
  • 第92章 各人的操练一天1
  • 第91章 买买买
  • 第90章 钱不是问题
  • 第89章 标准化
  • 第88章 搭好
  • 第87章 分伍
  • 第86章 描绘
  • 第85章 宴会
  • 第84章 得知
  • 第83章 延续
  • 第82章 新安庄
  • 第81章 北岸
  • 第80章 巡检邓升
  • 第79章 官船
  • 第78章 到达
  • 第77章 远去
  • 第76章 分别
  • 第75章 分配
  • 第74章 迷一样的男人
  • 第73章 以儆效尤!
  • 第72章 胜利
  • 第71章 步射
  • 第70章 骑射
  • 第69章 反击
  • 第68章 侧翼
  • 第67章 伤亡
  • 第66章 狼藉
  • 第65章 短兵相接
  • 第64章 箭雨
  • 第63章 三段射
  • 第62章 战术
  • 第61章 喊话
  • 第60章 土寇
  • 第59章 烟尘
  • 第58章 赠送
  • 第57章 路遇
  • 第56章 黄河
  • 第55章 官道
  • 第54章 葬礼
  • 第53章 宽裕
  • 高级龙套李千军的故事
  • 第52章 缴获
  • 第51章 不留情
  • 第50章 追击
  • 第49章 大旋风
  • 第48章 向前刺
  • 第47章 举盾
  • 第46章 碎裂
  • 第45章 山匪
  • 第44章 买路钱
  • 第43章 北上
  • 第42章 苏钢
  • 第41章 火箭
  • 第40章 山神庙
  • 第39章 记得
  • 第38章 翼虎铳
  • 第37章 路线
  • 第36章 改道
  • 第35章 招揽
  • 第34章 沉吟
  • 第33章 七个兵
  • 第32章 惊闻
  • 第31章 编伍
  • 第30章 新人
  • 第29章 善缘
  • 第28章 找死
  • 第27章 豪强
  • 第26章 人烟
  • 第25章 盾牌
  • 第24章 坐骑
  • 第23章 包扎
  • 第22章 斩马
  • 第21章 抛射
  • 第20章 马贼
  • 第19章 青皮
  • 第18章 奖励
  • 第17章 美味
  • 第16章 收获
  • 第15章 狼群
  • 第14章 光明
  • 第13章 上吊
  • 第12章 聚众
  • 第11章 投靠
  • 第10章 执念
  • 第9章 火器
  • 第8章 弓箭
  • 第7章 有米
  • 第6章 菜人
  • 第2章 苇屋
  • 第1章 降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