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一章 真不能出门[1/2]

抹茶蘸醋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笔下文学网www.bxwxw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啊?关娘什?”陆四郎听,忍住问。

郭二郎颇思,“念叨,让赶紧支棱姑娘儿媳。”

“啊?”

“啊?”陆郎君纷纷惊讶

郭二郎很奈,“啊。”

连连找补,“姑娘关,亲,姑娘离,肯定。”

娘念头疼,吗,重复三句话,陆府,与禾娘话,收收禾娘喜欢……听脑袋嗡嗡,随声音耳朵旁重复。”

呢?”陆四郎问,听关系啊。

被念啊,随口应姑娘真提亲……”

“哥哥救救孩吧,千万别让姑娘离啊,提亲,拒绝吧,脸拒绝吧,辱姑娘,哥哥……弟弟求。”

夜深露重,码头却依忙碌,称灯火通明,终归

寿康察觉身边体温渐高。

“主先找方稍歇片刻。”

沉南珣摇头,此番利州,虽收获,却称顺利。

等利州盐铁转运使,闻风声,居明目张胆属官,其名曰利州怎晒盐

才找

邢鸿文本书信往趟才放

康寿沉南珣明明体温升高,却冷寒颤,冲路顺递眼神,路顺

,停港口楼船锚绳,船老骂骂咧咧

进港,精贵货呀,?”

话,楼船,别麻烦。”

商号船,非扬名南六路。”

船老骂骂咧咧,楼船往约莫两三船身。

船老声吆喝让船工早,明与主

秦玲儿马颜卉两螃蟹喝花凋,正秦玲儿房义结金兰呢。

惯两醉鬼陆八郎则哥哥船顶观江台。

陆九郎,本轻气盛,放荡郭二郎。

“二郎,吗,特别妹夫,投缘。”

妹夫,妹妹吗?”郭二郎醉话。

陆九郎很,“呀,拾配郭二郎。”

陆八郎巴掌打弟弟头,“什绰绰余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